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0bet十博下载 > 艺术 > 林容生:何水法在花鸟画学术上思考、技法上革

林容生:何水法在花鸟画学术上思考、技法上革

2019-08-29 22:46

第一表现在画面的气势。

今天看了这个花鸟画展,确实是一个别开生面的花鸟画展,因为我们中国花鸟画从清代末年以后,大写意由吴昌硕先生为首的,在画坛上占据了很长时间,突破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然潘天寿先生也有新的创造,艺术最可贵的是一定要创造,而何水法先生已经在花鸟画上有新的创造,这一点是非常让人高兴的。“别开生面”别小看这四个字,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他的画气势很大,很恢宏,而且很狂放。何水法先生我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只是看过好多对他的介绍,也比较引起我的注意,今天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何水法接触,从介绍里,他从事花鸟画创作所以有成就,是因为他走的路是对的,因他很勤奋地坚持写生,因为中国画的一个特点就是要写生,离开了写生,确实是没有出路的。最近有些报道说现在有些人拿别人的构图,稍微拼凑一下就变成自己的,就象当年刘海粟先生所说的,我的诗是古人的诗改了一个字,那就不是古人的,而是我的了。这个总觉得有些欠缺,我们应该将怎样从传统到现代,从写生入手,自己闯出来,但又不脱离传统,因我在他画里看到他的老师陆抑非先生的一些痕迹,陆先生的花鸟画在江浙一带是很有特点,很有个性的,他继承了老师的个性,但没有完全模仿老师,只是从画里还能看出来,继承、传承的痕迹。另外他的画确实给我们带来新的现代花鸟画,不是原来的,一看就是故宫里出来的作品,但我觉得,因为我比你大13岁,我看了展览后,我觉得还不能满足,60岁是最好的时候,也是齐白石变法的时候,从这时候起,如再努力一把力,你完全可以再上一层楼,有这个基础,再往上走走,非常有必要的。

还有在色彩上,对提高色彩的表现力上有独道之处,因为传统花鸟画对水墨是很重视的,对色彩只是用做表现花、叶等很自然的色彩形态,并没有把它作为画面的一个主力成分来体现,何水法对画面的一些处理,可以说是很主动地、有意识地对色彩进行了处理,强化了色彩在画面上的视觉感染力,这一点应该也是形成他个人面貌的重要手段。

这么一次展示的空间,这么一个文化的氛围,这么多学者、艺术家在一起分析,这对于何水法来说既是一次很好的亮相和展示,也是画坛一次机会,针对他的艺术创作来讨论一些花鸟画艺术在今天发展的变革课题,所以,这次展览对何水法先生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对于我们这个画坛也是很有意义的。我的一个比较强烈的感受是何水法先生他自己是很重视这次展览的,应该是他把他很有代表性的画留了下来,摆在了这个展览厅里,既有大的,又有小的,他个人的面貌遗迹所形成这么一个创作丰收的面貌,显得非常强烈,这些作品很经得起大家视觉的欣赏和从理论角度的分析。 何水法先生在感受自然、观察自然这方面投注了广阔的视野,他是更整体的看到了花鸟世界的生机、生命,所以他的作品体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自然生命的生机。他所关照的自然不是一花一木,而是自然整体的生机,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能够体现今天我们这个时代整体的发展和人的精神气质的一种艺术符号,所以我觉得他的作品,在社会文化意义上做出了自己的探索和贡献。另外一方面,他也是一个在艺术形式上非常敏感的画家,可以说他的作品有非常强烈的现代的形式美感,我觉得何水法建立了很鲜明的个性的形式,而且这种形式不仅仅是属于他个人的,也属于这个时期中国花鸟画发展所需要的那么一种形式的探索。

第二花鸟画是要表现出生命的意象,用花鸟画里面表现的生命意象来表达我们对生命的认识,这种生命的意象当然应该是很有生气的,这种意象在何开始的画里面我们可以看到。

陈履生:(中国美术馆理论部主任)

何水法在技法上有自己的突破,在大的构图上有把握,那么这样画出来的画就一定十分好看!

这次展览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今天王文章院长要开会,院里几位领导都不能来,研究院委托我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对何先生的这次画展的开幕表示祝贺,祝贺他的画展成功!另外我也代表美术研究所祝贺何先生的画展成功!借工作的名义,也对这次画展讲点看法。我看这次画展,这是一个富有江南气质的画展,感觉画面非常茂密、灿烂、生机盎然,以一种内在的张力冲击观众的视野,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展览。从我个人看来,何水法先生的花鸟画能收能放,能粗能细,有坚实的传统依托,而且有强烈的创新精神。他近年注重色墨关系的处理,可以称之为彩墨写意,在当代花鸟画画坛上,何水法先生追求有着独特的贡献,这是我对他画展的基本评价。

我觉得在中国画的人物、山水和花鸟画中,花鸟画是最难画的!说花鸟画难画,首先难在它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要超越传统的制约相当难;另一方面来说,它的自然形态的制约也相当强,花鸟画对形的塑造,我觉得比其它画来说,这种制约要强得多,故此,要画好花鸟画尤其是写意花鸟画确实是有相当难度的。当然,如果是按照传统的方法,画一些基本的梅、兰、竹、菊这一套,大家很快就会掌握,对于花鸟画家来说这只是你的初学基本功,要画出自己的面貌确实有自己的难度。何水法老师在这一点上做的很突出,他的画做到了有自己的面貌。这种面貌即包含了传统的技法,水墨笔法,又有自己的形态。在这个基础上的自己的面貌那就证明他在花鸟画学术上的思考和技法上的革新都有自己的一套。分析和研究他的作品,我自己也能够从中学到许多东西。我觉得何水法的画有他自己的特点:

薛永年:(原中央美院美术系主任,博导)

(林容生,中国国家画院专职画师、博士生导师)

孙克:学术主持

图片 1

陈醉:(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

何水法在花鸟画

刘龙庭:(人民美术出版总社编审)

另外一个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是,他在花鸟画激发表达上对线和面的切割与节奏运用上的把握。

罗世平:(原中央美院美术系主任、现研究部主任)

二十世纪以来,人物画的变化最快,成绩最大,其次是山水,第三才是花鸟,花鸟画在整个二十世纪发展变化不是很大,其原因,我想主要还是人物和山水都有大师级的人物,而且这些大师级的人物再带着大家弟子,而花鸟画恰恰是大师级的人物最少的,再传到大家,大家也比较少,所以二十世纪花鸟画变化不是很大,我认为一个花鸟画家,一个中国画画家当下应该有大师意识,如果没有大师意识,肯定画不好画,所以我希望何先生以后还是要保持自己要有大师意识,但这种大师意识不是口头上说的,而是实际上要做的,古人的经典文化进行总结,构建总结和概括,要对当代文化进行变细,考查分析,我想在这点上我很赞同刚才徐先生讲你是一个很有定律的人,要保持自己的大师意识,这是我的一个建议,其次,对何先生的画和他整个门脉不是很清楚,但我们从作品可以看到,何先生的画和二十世纪花鸟画大师之间有一定的联系,如和潘天寿的绘画是有一定联系的,何先生和潘天寿先生是相通的,非常注意共同空间和画面构成的和谐关系,他和潘天寿是一脉相承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也许是暗合,也许是何先生自己作过分析和研究,更重要一点就是潘天寿先生讲的中西绘画拉开距离,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要回归到传统,何先生这种绘画形态肯定是一个当代的花鸟画形态,有比较鲜明的现代气魄,但他是在回归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找到传统中的几个核心概念,在这几个核心概念上做文章,形成他的绘画,今天这个绘画样式,我想有两个核心概念,何先生抓得比较好,也许是暗合,也许是何先生确实是分析和研究过的,一个是经合六法里讲的,“隐迹立行”的本意,而何先生的绘画恰恰在这点上做到了,把自然界的物态、物理、物情把握住了,他非常重视写生,但最后落实到画面上,他立的是一个新的形象,再有一个就是前些日子,他在钓鱼台国宾馆有大幅作品,我去看过,我亲自看他实践操作,我当时作过分析,这么大的绘画,在桌面上画,肯定照顾不全,看不全的,怎么样才能把握好这么有整体感,只有笔随心欲,我觉得何先生在这点上做得比较好,他的现代型绘画是回归到传统里,潘先生当年讲中西绘画拉开距离,并没有讲中西绘画不要发展,最后,潘先生很多弟子都回归到传统,画出来的画和明清传统花鸟画在形态上,内在精神上没有多大差别,而何水法先生恰恰和明清绘画拉开了距离,又是在回归传统上做文章,做的好不好,理论界、绘画界都会有个公论,一个评价,但他这个起点非常好。

很长时间没有参加这样的讨论会了,参加这样的会,说实在话实际上是学习,不光向何水法学习,也向发言的人学习,首先祝贺,祝贺水法展览成功,办这样的一个画展很不容易,很辛苦。第二,他的作品我仔细看,仔细思索,我觉得,刚才龙瑞讲他的画画如其人,真的是很象他本人,很真实,很真实地展现了自己,这点非常可贵,他追求一种宏大的气势,大气势、大格局、大气象,而且努力地在思考变法的问题,好象很多年前就在思考变法问题,如何突破,如何走出,如何形成自己,而且确实形成了自己,我们一看就是何水法自己,刚才丁宁先生打了个比方,说在门缝里看就知道是何水法的作品,而且还说了很深刻的话,就是继承传统是非常难的,创新是容易的,继承是难的,为什么?因为古人做得太好了,太严谨,我们哪怕突破一点点,往往会出洋相,但何水法居然真的突破了,真的走出来了,走出的高度如何,何水法现在自己也不会给自己作结论。我非常欣赏水法兄的张力,中国画是讲张力,我们看青铜、彩陶,都有张力的,但渐渐地当形成一种完整中国文化体系时,张力就变成内心的精神,所以我一边看水法先生的作品,一边在思考,首先我要学习他这种宏大的气魄和努力探索专研,形成自己面貌的这种精神,和水法兄共勉的是两句话:一是绚烂之际富贵平淡,再一句就是把激情变作长流水。

我看何水法的画:第一,从传统中来,但不拘泥于传统,有创新,花鸟画画成这样很不容易!第二,有具像,有水墨笔法,密集而又空灵,有自己的构成。

水法已是老朋友了,过去零零碎碎看过一些作品,今天就这个展览,我在看展览过程当中,拼命把过去忘掉,就这个展览,我说四句话“碎而不乱”,他画得比较碎,可不乱;第二句话“松动散淡”他不象有的画的很紧;第三句话是结合他人的“天真烂漫”; 第四句话和李先生重复了“别开生面”。

程大利:(人民美术出版总社总编、著名画家、理论家)

李松:

何水法我认识很多年了,我也给他写过一篇文章,也对他的画很关注,包括对他的讨论都很注意,我就从大说起,花鸟画当然要画的大一点,潘天寿先生开始就画得很大,因为大有效果,不象过去文人画,卷轴或小的,在展览会上确实要占据一定的空间,在这空间内要撑得住,不大不行,但何水法他大而不空.何水法自己认为他用水用得好,我读过他的文章,水法通时八法通,就是水通一切都通了,他用水用得好,这确实是看得出来的,他用水用得度,掌握度都非常好,水墨水墨嘛,这个水很重要,水决定这个墨的浓度,墨色很微妙的区别。何水法的画跟他前段时间的画相比有两个特点,跟前几年的感觉比,前几年狂放得多,中间那一段比较狂放,现在这段有点往回收,画得整齐一点;第二点,他更注重色彩,色彩很丰富,刚才履生也讲,墨和色彩都用得很好,履生也讲怎么样让他的画让更多的人欣赏,欣赏他的画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因为他属于雅俗共赏的,大多数人还是能接受的,恐怕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不足,我觉得假如说他有一点还需要改进的话,这恐怕和他的年龄有关系,他现在气大盛,气盛时,他追求这种很得意,画家要得意,画家如不得意,他的画就不张扬,张扬最近稍微好一点,就是强调美这方面多了一点,画如更涩一点,就更好一点,但这很难,又要美,又要涩,这就要看他的修养了,所以如何水法想成为大家,就要发扬他的优点,再更好地体悟人生、体悟艺术,再稍微有另外方面的追求,我觉得他会有更广阔的天地,谢谢大家。

首先祝贺何水法先生花鸟画展成功!开幕式很隆重,经常看到阁下的大作,频频出现,这也是好现象,不管怎样,有种成就感。简单讲讲,我觉得中国传统绘画发展得最成熟是山水,其次是花鸟,中国的花鸟画,如牡丹,尽量画得很肥厚,很富贵的那种质感,石榴必须画成石榴,牵牛花就牵牛花,与西洋画的静物还是不一样,中国画有很深的精神内涵。有很多人致力于花鸟画的变革,有的吸收外来因素的变,我觉得水法也在变,所以大家觉得他的画很新鲜,很不一样,我认为他最明显的一点,他比较多的吸收了西方绘画的形式美,当然中国画里有没有形式美?有,它有它的形式美,但不用这个词,但实际上也跟西洋绘画这种对形式美的分析它不一样,它定性,定量的这种方式不一样,中国画更赋予那样笔墨,有生命力的这样一种形式美,不是很在于那种外在的一种形式美规律的表现,但恰恰何水法他的优点两样都有,他有中国画水墨技巧里面的笔墨,用水或者用他自己的说法,水法水法,对水更好用,我觉得他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后面那几幅小品,这幅莲藕和蝉,我很喜欢,有中国画国粹的味道,中国画的笔墨水法表现得非常充分,很好!另外一点,他的变革的特点就是吸收了西洋绘画的形式美,这样一种内涵也表现在作品《龙气腾空》,那幅作品纯粹是形式美的一种表达,很漂亮,他利用树、枝丫本身的层次的这种交错,浓淡干枯、肥厚、精瘦都有,他充分表达了中国绘画这种内在笔墨本身的一种美感,再加上西洋绘画那种本身构成的美感,所以,那幅画很能表现他的特色和他自己要抓住发挥的那种特色,我觉得在他的这幅画里都充分表现出来,这就是他之所以能新鲜,能有个性,就运用了这样一些很具体的因素,重新充实了本身的绘画语言,这就是我对他特色的一点看法。

王源:

第一次这么激动地看何水法先生的大幅写意画,过去看的印刷品比较多,刚才大家谈到艺术个性这个问题,我觉得这点非常突出。大约在前年,我编工笔画画册,收到了大约上千件作品,当时何水法先生拿了几件作品,非常特殊,一幅工笔画,构成就三棵大白菜,感觉非常清新,在整个画册里,显得在艺术思维方式上有独特的创造。对于一个画家来讲,我觉得,有自己独特的艺术思维、自成一家,是一个画家艺术家存在的理由,现在我觉得时代有个通病,就是习惯性、趋同性,这是非常要命的一件事,但看这次何水法先生的画展,工写兼善,我刚才提到工笔画出色,写意画也能画出自家的面貌,自己的风格,很不容易!古人有这么几句话“得其势,不如得其韵,得其韵,不如得其性”。看何水法先生的写意画的作品,感觉很有气势,很重视画面精神氛围的创造,因为有笔墨功夫的支撑,语言的丰富性,表达得很充分,水墨画有水墨画的本性,本性既是它的写意性,可以看到,他的写意画正是他性情的一种表露,是他对生活深为感性的一种淋漓尽致的一种笔墨的进化,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他的艺术创造是很有意义的。另外,想提个建议,我感觉何水法在他的写意画创作里,以密集取胜,密的气势,密的气象,密的气概,很讲究气的运用,但这里头,我觉得还可以做到,在密集中提炼和提纯的问题,也就是笔墨的进一步精神化,这样,在意境的创造或艺术格调上有新的高度。

何水法的画即富人文精神且又有现代感,这种现代感很多批评家和老前辈都谈到了,这应该是在转型期建立的一个全新的花鸟画文本,这是他最大的特点,这全新的文本,首先又意味着在这个阶段,在这个时代,提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花鸟画如何进入现代?花鸟画在当代如何作为?实际上是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他解决得很好。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何先生体现在两点,第一是对传统文化精神是一种守望的态度,我们看到他那些水墨作品,在这些水墨作品中,笔墨都很精到,刚才薛先生他们也讲到的,比如致广大进精微,在三番就简当中,建出了一种精湛性,那么,他的一些创作呢,又是很大气,大气就象刚才陈醉先生讲的大美,是一种壮美,壮美又有秀美,有江南人的那种文化积淀,给了他一个底蕴,但就过去直观地看他的那些创作,其实他表现的是自然之大美,在花鸟画当中应该也是绝无仅有的,如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寥寥无几,所以我们看了这些大画以后,我感到很受震动,因为只有看到山水画时才会有这种感觉,当我们看到这点时,感觉何水法先生是真正的大写意画家,另外一点,我们认为,这一点又说明何水法先生是一个承前启后,这么一个中介,而且建立了一个平台,他今年刚刚60岁,这个平台为他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前景,另外我认为,刚才有先生讲60是衰年变法,他其实是艺术青春或艺术生命走向成熟的一个阶段,他的前景不可限量,我同时还认为,何先生是一个定律和定性都非常强的人,他不会受外界的干扰,无论外界怎么讲,他的理想,他的目标是很挚着的,他自己抱定了这种目标,会不顾一切地去成熟他完善他,我们对何先生60以后的艺术生命寄予厚望。

各位理论界的朋友,今天我非常高兴,因为在我60岁的时候搞这样一个展览,我觉得非常有意义。这么多的专家对我60岁前的作品作了肯定也提出了希望,对我来讲收益非常大!非常大!因为60岁是一个总结,不可能再有下一个花甲之年了。后来的时间就靠你的修养、靠你的为人、靠你的人格魅力来解决一切问题。刚才孙克兄讲:我是一个胸无城腑的人。很多人对我不了解,我讲话很率真,我做事很认真,我还很有爱心,我怎么想就怎么说,一点城腑都没有,我从来不设防,所以了解我的人跟我很投机,我们是终身的朋友,象赵力忠先生,我们是几年见一次,但一见都是老朋友一样,跟徐恩存先生、还有孙克先生都是这样,因为他们了解我,我即使今天骂他们了,都无所谓,骂过就算了。所以我这个人活得很轻松,也很自在。今天,很多朋友对我提出了非常好的建议,我这人是要听真话的。陆抑非先生生前教我的时候,我就曾经和陆老说你不要对我说好话,你就提我的缺点。为什么?因为你提了缺点我才能改进啊。所以今天有些朋友也中肯地提了建议,非常好!我有个打算,60岁以后我要有个重大的变化。但这变化我要思考,毛泽东有句话:“而今迈步从头越”。在60岁所取得的成就上,百尺竿头,乘胜前进,总结经验,加强全面修养,肯定会有一个更高的腾飞。这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各位朋友对我的期望。在此,我再一次对大家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

何水法

我是从杭州过来的,但我跟画家原来是不认识的,这次是初次认识,何先生的画我确实是蛮熟悉的,他老师的画我也是很熟悉的,我有另外一个看这次画展的感受,一般情况下,画家和批评家的出发点和立场是不一样,批评家非常希望看到批评性非常大的一个面貌,这画家变法,这肯定很好评的,如我们站在一个画家,尤其是一个学院派画家的立场,设身处地地去想的话,既然走传统的路,比走一条一味创新的路更加艰辛,更加崎岖,因为限制更多,但限制多了以后,如果有一个亮点,有创新,一线霞光的话,我觉得那是弥足珍贵的,歌德讲得非常有道理:“限制当中才能显出创造的最亮的东西”。如比走一条路,我们都觉得很好走,但如走在钢丝上,这个艰辛就出来了。我觉得学院派所有的艰辛大概就在此,我走传统的道路,在传统积淀的基础上面,显现一个个性化的面貌,是蛮艰难的。这个画展跟我以往的印象有些重合的地方,何水法先生的画永远是他自己的一个面貌,这个个性非常明确,我从门缝里看过去,就知道这个画是何水法的,不会是另外一个人。从学院派的角度,走到这一步,应该是比较可喜可贺的,这是我第一个感想。第二个感想是站在画家的这个角度来说,如在一个传统的格局里面,去推出自己的面貌,这本身任何一点小的变化都是可喜可贺的,可圈可点的。所以,我觉得尤其是对国画,国画的创新或超越我不太认同这种说法,国画其实超越不了什么,前面的大师,谈何容易去超越他,如果个人画的印迹逐渐再强化,在充沛的这种气息里滋长起来,我觉得,这是非常成功的一个方面。这是我的一个整体的感受,但如还回到批评家的立场来说,还有一句话需要提出来,整个画尽管有个性,也比较难得,在花鸟中所体现出来的气势,视觉上的张力,我跟画家再探索就是似乎这些画面太纯美了。纯美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家会注意画面上的好看,花鸟画本身所具有的,从学院派的角度再继续要传神要深化的东西,就是花鸟画可看性后面耐看的东西,他的底蕴方面。我们来想想,中国画里,每朵花它的象征色彩是非常浓厚的,它会联想到很多的人格,很多理想等等,在一个非常纯美的画面,由于画家在用心于形式的经营这方面的话,我觉得这份量就会变得有点轻,花鸟画如此大幅时,可停留的时间并不长,第一印象非常好,画面撑得非常充沛,因这做到也很难;第二,我在想,如这画面能再让视觉的注意能停留,能延续,能深化,也许是新的一个格局,我期望将来有这么一个格局。

邵大箴:(中央美院教授、博导)

何水法先生我们大家都不是太陌生,而真正这样大量、集中地来看他的展览,这个机会确实不多。何水法先生已经是很有影响的人物,他绘画的画法和艺术造诣已有了很多的思想,他自己比较重视水法和笔法的关系,这是他很重要的一个特色,我们看他的画,个人的特色很浓。现代感的特色也很浓,气息很浓,很清楚。林木先生写的一篇文章,用了“雄秀”一词,我觉得这比喻很恰当,确实有他的气势,但同时还有江南人对花鸟观察的那种秀的一面,这在画里还是体现比较多。总的印象画面将花丛集到一块,但画面仍很通透,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是他的一个创造性。我想补充对他的水法的感受之外,还有两个比较新鲜的因素:一个是他在笔法和水法的运用中,有两点是值得去推敲的,一个是墨,笔墨这样一个关系,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他枯、焦用得比较多,有深涩有老辣,同时,他在用色和墨,又注意到吸收前人在笔墨上的技法性,所以他在用笔法和墨法这样同时加在一起时,会造成奇觉的一个印象,有个人的体会在里面。另一方面,他在构图上取的是折枝,古人的折枝花鸟往往是一根、一枝这样的折枝,而他是丛集的折枝,一丛一堆一簇的折枝,所以他的构图里,折枝手法的新用,是他出新的一点,所以他给人的印象是不一样的,跟古人单枝的折枝的做法不一样。这两点是他花鸟画最具个性,比较出新的两个方面。我觉得对我是有启发的,对我们怎样继承传统绘画的营养,怎样从古人那里吸收中国古人精髓为自己的技法,他是有感受的。

今天很有幸能参加何老师的展览,而且和我在读浙江美院本科时的老师丁宁先生十年后重逢,非常开心。我对何先生的作品有一个特别的体会,就在昨天,我和一位朋友在一起喝茶时说,大概在四年前,我买了一张钱君陶的书法送给他,当时花了6000元,另一位朋友花了8000元,买了张何老师的一尺半的牡丹送给他,我对他说:那张钱君陶的书法现在大概值一万元左右,而何老师的那张画,现在在我们杭州收藏界基本有个公价增值在四倍左右。从选择收藏对象的角度来看,我个人觉得一个作品如果有比较深的功力,同时又有独特的形式感,它就比较容易获得公众的认可。何老师在这方面的成功,比较充分的证明说明了这一点。

鲁光:

本文由10bet十博下载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容生:何水法在花鸟画学术上思考、技法上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