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0bet十博下载 > 律法谈话 > “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事件医生称抢救无意义

“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事件医生称抢救无意义

2020-04-22 21:02

抢救张厚明已没意义

及时火化,唯一需要考虑的,当是潜在的公共安全、卫生等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并无存在的可能,就应尽力确保家属处置亲人遗体的权利,这不仅是公民权利的一种,也是人道主义精神的基本体现。也许家属总是会觉得死亡认定有疑点,也许家属总会“无事生非”,甚至从外人的眼光看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但谁也不可否认家属有处置亲人遗体的权利,政府部门如无必要,不应强制代劳。但从各种事故中的催逼火化现象中,我们似乎很难看到真正出于公共利益的考虑,更多是息事宁人的做派,甚至是及时消除事故疑点的考虑。

按照石凌的描述,她摸张厚明的颈动脉无反应,心跳停止,无脉搏,血压为零,并做了心电图,显示为等电位线,从而判定张厚明死亡。

其实也不必搬法规来说事,仅凭基本的情与理,乃至人道主义精神,我们即可认定当地政府的失职。死者已矣,此时最痛苦的莫过于家属,但家属并未得到何种精神抚恤,甚至连处置家人遗体的基本权利都已被间接剥夺。这让我们不得不联想前前后后各种交通事故乃至重大安全事故,而且不难从其中找到一个共性:不少地方政府部门总是急急忙忙地处置尸体,急于让尸体得到尽快火化。随之而来的遐想是,这是不是想尽快了事?

对于张厚明失踪两个多小时,内江市委曹副秘书长说,现在调查小组也正在调查此事,如果发现这其中相关人员或单位有违规违法行为,一定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是否当场死亡,需要医学上的专业认定,要等权威机构的尸检结果,所以目前我们也不必轻下判断。问题是,案情之扑朔迷离,起源于现场医护人员的“专业认定”不让人感觉专业,所以疑云骤起。而内江市的新闻发布会,对第一次死亡认定的坚持原判,也让人感觉并无说服力,并无解释效力。尤其是针对抢夺尸体一说,发布会上的回应是,这是“依法行政”。

家属想看遗体警方未予同意

在该新闻发布会上,内江市一名交警负责人表示,这是警察在依法行政,“按照规定,因交通等意外事件死亡,死者尸体必须在有资质的地方进行保存,可以不征得家属的同意”。我想说明的是,所谓“依法行政”,是行政职权以及执法程序,都在具体的法律法规中可以找到明文依据,超越法律法规的授权即属违法。然而,该发布会似未曾提供任何一部法律法规,以说明尸体的处理是在“依法行政”。

一名警察告诉记者,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警方要对伤者进行取证以了解现场情况,也是为了弄清事故真相。张家反对的原因是,张海波仍在重症监护室,其家人也只能每天下午4点半探望半个小时。

1月8日四川省内江发生车祸,致一对父子1死1伤。但死者并非当场死亡,却被到场的120出具死亡通知书,将其拉到殡仪馆冷藏。车祸5小时后其家属发现亲人未死,再次抢救无效才死亡。内江卫生局长称其很可能是“被颠簸而导致活过来了”。1月10日,内江市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了有关该事件的各种质疑.

目前,调查小组主要负责人已更换,组长由之前的市委常委换成现在的内江市纪委书记王志平。对于司法鉴定一事,王志平说,法医鉴定最好由市卫生局和死者家属共同委托省级司法机构进行,法院可先期介入派人协助,鉴定费用全由政府出。

笔者查阅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其中第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对交通事故的尸体进行检验或者鉴定后,应当通知死者家属在十日内办理丧葬事宜。”这说得很清楚,要通知死者家属,但当地警方有通知家属吗?张的家属在医院一直等待院方抢救,但医生只是冷冰冰地丢了一句“人走了”,连尸体在哪家属都不知道。试问,这是不是依法执政?

11日下午4时许,内江市警方派出两名警察到内江市中医院,欲对仍在ICU重症监护病房的伤者张海波进行事故调查,遭到张家强烈反对。

判断没有任何问题

警方欲进病房询问车祸伤者

此前,事发现场的目击者护路工邱水生说,“当时是把人放在车后备厢里”,遭到众多围观者反对,大家认为伤者未必已经死亡,怎么可以放到后备厢里,于是,张厚明被抬到公交车中。

在现场,急诊医生正在对一名伤者进行包扎,另一名伤者被宣告死亡。此时,肇事方——内江市公交公司的人员也在现场,并有其它该公司的车辆在场。

肇事方拉走“死者”

对此,石凌承认,当时的确没有对伤者做过任何的急救措施,因为她认为,伤者的伤情很重,心跳、脉搏等指标均显示其已“死亡”,“另一个就是,当时还有另外一个需要急救的伤者,就没有再对张厚明做进一步的急救”。

内江市中医院刘姓副院长说,张海波病情仍很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张海波现在仍无法说话,他与家人的交流主要借助手写,记者在他写给家人的本子上看到:我爸爸怎么样了?我好难受啊!拿妹妹的手机,拍爸爸来看看……

医生讲述

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赵西说,交通意外死亡的死者遗体应放在有资质存放尸体的地方,通常是殡仪馆的车辆来运送。赵晓林承认,在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打电话通知殡仪馆,而是让公交公司的车辆运送“遗体”,“究竟是谁跟殡仪馆联系的我不清楚,按规定应该是现场交警”。

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急诊科主任史忠说,通常情况下,在判定伤者失去心跳等生命特征后,对其再做半个小时的急救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也是业内行规,“当然,医生可以根据现场的情况自行判断”。

石凌说,内江市中医院8日下午3点10分接到120中心电话,3点12分救护车出发,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堵车,原因是当时高速路上发生了另外一起交通事故。根据内江市中医院120接诊记录,石凌跟她的同事3点12分出发,4点22分到达事故现场,耗时70分钟。而记者几次打车前往事故现场,出租车司机用时在30分钟左右。

据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赵西透露,内江警方介入此事是在家属将张厚明从殡仪馆抬出之后,“因为当时殡仪馆拨打了110,说有人从殡仪馆抢走尸体”。

事件进展

官方调查“遗体”失踪

调查

对此,记者问前来询问的警察是否知道张海波的病情,该警察反问,“你觉得我知道不知道呢?”他说,警方也想尽早弄清案情真相,早日还张家人一个公道,“我们的做法,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我们头上的国徽。”

张海波的妻子一直守候在医院,她说,当时警察来到医院就直接要进入ICU病房,询问张海波情况。“前一天更凶,我们阻止时,他还大喊,‘哪个地方不能进去?我们哪个地方不可以走?’”

相关

石凌说,在这种情况下,去抢救张厚明已经没有意义,“我认为是不需要再进行抢救了,即便再进行救治,不说是100%,至少被救活的希望渺茫,而另一个伤者被救活的希望更大,两者选择,应该是急救生还希望更大的一个。”

本文由10bet十博下载发布于律法谈话,转载请注明出处:“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事件医生称抢救无意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