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0bet十博下载 > 历史 > 停尸间8号柜

停尸间8号柜

2019-12-11 07:17

于是他还是决定去看看,毕竟张大胆这个外号也不是白起的,他拿着手里的马扎,在这个没有灯的走廊上走了起来,他的脑袋在不停的转着,看着身边的所有能藏住人的地方,结果发现,还真的没有能藏的住人的地方,可是刚才的那个影子确实是出现了。

护士将刘安的尸体推到了负一楼,刚出电梯,早就接到通知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那里等候,那是一个皮肤黝黑,面容古怪的老人,一看就是个生性孤僻的人。

他说:我要死了,你以后可要看管好我的尸体。

杨林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莫名恐惧,理智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撕碎,他后退几步,不敢再看。

从那个老头的嘴里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也喝过了他的五粮液,这个老头的话并不多,他是因为看到张老头一个人在这里看守着这些死尸,所以才决定过来看看的。

杨林将烟踩灭,悄悄地跟了上去。

他走到了那个停尸床的旁边,白布的底下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他慢慢的掀开了白布——张老头。

杨林只拉开了一点,让灯光照进了一点,他什么也没看到后就关上了门。他杀人放火的事也没少干,可去拉死人的门,这样的事情多少让他心里有些发毛。杨林退后几步,想看看有什么线索,只见一张纸被贴在冰柜内侧的墙上,他立刻上前查看,正是老头登记过的表格。

1

白炽灯照亮了里面,杨林看了一眼,心脏猛然间一窒!

终于他的手指不再动弹了,花生豆洒了一地,他的眼睛混沌着慢慢的睁开了,终于他抬起了头。面目狰狞的表情下是刘玉峰的熟悉的脸。

“8号柜门,嘿,倒是个吉利数字。”

张老头坐在一个马扎上,吃着怀里花生豆,一杯浓烈的白酒轰然下肚,张老头龇牙咧嘴的一阵子蠕动着自己的嘴,好一阵子享受,终于他的神情不再那么好看了,他的眼睛留下了一滴浑浊的液体。

窗外阳光正媚,一棵老槐树扎根在窗前,枝条繁茂,树梢上映了蓝天和槐花的身影,一阵风吹过,病房里的药水味顿时被花香冲淡了许多。

张老头决定回过身去看看,但是自己的双腿瞬间失去了应有的知觉,想要走路已然是不可能的了,他知道今天的事情真的很古怪,在太平间里干了几十年了,不想沾上阴气都不行,这回可能是鬼打墙了,张老头在这方面的知识还是很充足的,于是他赶紧的把马扎放了下来,然后坐上去,不去理会那个影子,就算是鬼,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反正自己是好人。

杨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心脏的搏动,但他已经无法思考,只剩下本能的喘息。他贴在冰冷的墙上,那刺骨的寒冷更加剥夺了他所剩无几的意识。

可就在这个时候,影子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那个影子就这样没有了,张老头赶紧的走了出去,看到了常常的走廊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一切都发出了妖异的光。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拿出了手里的那张钞票,是纸钱,黄色的纸钱。

一个死人的头颅顿时裸露在外,那铁青的脸上,一张嘴巴正随着浑浊的冷风缓缓翕动着,不断发出刺耳的噪音。

医院的停尸间,别人是不敢进去的,就算是有了新的尸体也要让张老头自己送进去,这天的晚上,张老头照例是要来检查的,他走过了那个停尸间,看到了床上的一具具尸体,且散发着福尔马林的味道。

杨林推开病房的门,立刻就感觉有股药水味直冲脑门,那药水似乎经过了病态的发酵,难闻的令人作呕。环顾四周,杨林只看到了刘安的身影,他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嘴唇苍白的像一块蜡烛,两腮向里凹陷,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精神——恐怕就快不行了——杨林暗暗揣测。

张老头很喜欢喝酒,于是他准备了一瓶白干想好好的喝一杯,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总是觉得今天的就喝的是没滋没味的,于是他只能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个部分,他扔掉了酒瓶子还是吃花生豆。

“哎....”

就这样说了很长的时间。这个刘玉峰也是在这三天里经常的来,但是有一天,他死了,就在昨天,他死的很惨,是被人杀死了,果然当天就有保险公司的人过来理赔,找到了张老头,说刘玉峰保了险,人身以外死亡的,一共五十万。

随着力量的加深,柜门逐渐被拉开了一道缝隙,一阵承轴刺耳的拉链声陡然响起,似乎是在警告侵犯的来者。杨林吓了一跳,但他还是忍着没有松手,在拉链声中又将尸柜拉开了一段。

张老头是滨海附属医院的太平间的看守,在这里已经做了十几年了,话说张老头的但是确实是胆子大,年轻的时候曾在坟地里睡过觉且是一连很多天。当时的一个别致的称呼张大胆就此出出炉,在很多人的鄙夷的眼光中,一直生活至今。

“原来刚才在楼上我没有眼花。”与老人见到时的不同,再次看到怪像的杨林确定了这恐怖的真实性。“难道刘安没有死?而是借着这个幌子企图脱身?”杨林推测他可能收买了医院的人。

昏暗的灯在摇摇晃晃,惨白的墙壁被灯光闪耀着。灯在墙壁上摇晃的闪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一个酒瓶子从旁边的门滚了出来,咣咣的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最终靠在了那个墙角上。

停尸间的大门被锁上了。透过门上的玻璃,刘安的头映在了上面——那只死人头悬挂在半空中,嘴角流出深黑色的液体,一滴滴落在地上;如同被铁锤猛击过的铁青面孔扭曲在了一起,发出麻木的怪笑;那双没有眼瞳的双目正透过玻璃,死死盯着杨林。

没错,我到时候会把我全部的家当都给你的,你以后就不用再干活了,那些钱够你花后半辈子的了。

“原来在8号。”

我最多有三天的命了,你要知道,我没儿女,死了最好找一个人把我埋了。

刘安想起自己的一生,瞬间有了决定,他不再看杨林,而是转头看向窗外,那里,春风正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医院里不再平静了,一直流传着这样的鬼故事。

杨林带着钥匙来到停尸间的大门前,轻轻转动了钥匙。

对于他们的认识还要从三天前的那个夜晚说起了。

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但随着时间推移,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2

门外,一个身影从门前闪过,离开了停尸间的大门。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张老头不解,看着眼前的这个刘玉峰也不像是一个快死的人。

负一楼没有复杂的走道,老人推车拐过厕所和两间杂物室,在一处紧闭着的大门处停了下来。

但是影子却还在那里呆着,可以看出来,那个影子在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好像手臂里有什么东西。

时间很快到了凌晨两点半,杨林看了看手机,“他肯定是死了。”午夜冰冷的空气让他的身体有些麻木,他强压着打喷嚏的冲动,看了看仍旧悄无声息的停尸间,再也等不下去了。

于是乎自己是鬼来找张老头报复的一个故事就此酿成。

走廊的拐角,杨林隐藏在阴暗处,注视着老人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了一切,对刘安尸体的异样感到匪夷所思。

张老头并没有旅行自己的义务,他只是先把刘玉峰保存在了停尸间的柜子里,他知道现在不是下葬的时候,因为警察已经说过了,这个人死的不干净,不能埋了,必须在这里停住,他没办法只能听警察的,但是就在那天的晚上,张老头再次的看到了刘玉峰。

当天深夜,刘安的尸体被护士推走。杨林插着裤兜,倚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昔日的兄弟渐渐被推向走廊的深渊。

怎么会是他,事情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停尸间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顶上四盏白炽灯在弥漫的寒气中亮着。左侧有一台靠墙摆放的冰柜,上面整齐的划分了一个个正方形尸柜,并且罗列着序号。

张老头看到了那个影子的真实面容,终于放下了心,他看到了和他一样大的岁数的人,也是一个老头,这个老头手里拿着一瓶已经开了封的五粮液,怪不得刚才那么香。

只见露出一截的柜子里,竟有着两颗头颅!而且,杨林一下就认出了,那是刘安老婆和孩子的面孔。此时她们母子二人正躺在这长方形尸柜中,双目紧闭,刘安老婆原本娟秀的脸此时变得阴森铁青,寒气在她们的脸上留下了一层细细的白霜。

他把张老头骗了,用自己的遗产大动了他,终于把他的心骗了过来,然后自己再创造了一个假象,说是自己死亡了,然后自己突然出来把张老头杀死,计划就是这样的。

“和现在找不到玉相比,我更伤心的是你背叛了我。”

这个老头的名字叫刘玉峰,是个孤独的老人,得病的时候自己正在酒店里,由于服务员救的急,自己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老人揉了揉浑浊的眼睛,他的胆子的确比寻常人大些,此时虽然心里发毛,却只是安慰自己眼花了。再不敢多想,忙推着车奔太平间去了。

味道从一个玻璃器皿里散发出来的,张老头也感觉到奇怪,怎么这里会有这种味道,平时都是一种阴冷的感觉,但是现在完全反过来了,阴冷的感觉不复存在,倒是觉得,有一点热乎乎的。因为他问道一股味道,一个除了福尔马林还有另一种的味道,是香味,是高度白酒的香味。

“刘安,如果你是诈死,我倒要看看你能在冰柜里待多久!”

张老头自信的认为现在应该没事了,但是出乎意料,那个影子开始移动,在长长的走廊里发出了那种令人窒息的脚步声,慢慢的声音,皮鞋在他的脚底下开始嗒嗒作响。

护士不愿在这里待久,草草交代几句后便离开了。那个老人目送护士走远,随后看着刘安的尸体喃喃自语道:“唉,年轻人好端端的就死了,可惜啊,老头儿我送你最后一程吧。”这人看上去古怪,却是个热心肠。老人低头发现盖住尸体的白布有些卷起,他伸手盖上,手刚离开白布,突然间,一阵毫无征兆的冷风从走廊里吹过,将那白布又掀开了。

张老头的马扎在这个时候抖了一下,他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氛,像是有人要从他的背后捅一刀,但是这件事他还知道,只是拿把刀迟迟没有下来似的,这种感觉确实不太好受,终于那把刀还是好捅过来了,张老头看到了身后影子竟然到了前面,他赶紧的回头,可惜后面一个人也没有。

做完这一切,老人便关上了大门,往隔壁的仓库去了,那里是他休息的地方,可以一直待到下班,白天,会有医院的人过来处理尸体。

3

杨林不知道刘安的尸体被放在哪个柜子里,他转了一圈,在中间一个尸柜前停住了。他有点犹豫,站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谨慎地拉开了那个写着11号码的柜门。

前些天的夜晚,在外省来了一个重病的病人,快死了,是个老头,和张老头的岁数差不多,这个老头在医院里是张老头这个古怪的老东西唯一的朋友。

杨林思考着他这句话的意思,同时等他接着说下去。

你是说,你死了,我帮你

数月后,一个老人站在坟园的一隅,给一块新坟烧着纸,这个老人皮肤黝黑,相貌古怪,却是那位在停尸间看门的老人。

张老头兴奋的转过身去,他看到了前面的那个影子,在昏黄的灯下,在惨白的地板上,显得格外的透明,他没有看到人在哪里,因为拿着白酒的人始终没有出现,他并没有露出惊恐的眼神,他只是拿起了自己身边的那条跟着他二十年的马扎,慢慢的靠近了那个影子,终于他觉得自己将要靠近那个影子了。

8号尸柜又发出了一阵承轴扯动的声音,这声音远比刚才的更加刺耳,好像鱼骨卡在人喉时那绝望的窒息声。杨林睁大了充满血的双目,他绝望的发现,原本只拉开了一截的尸柜此时正向外抽动着,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动它,不,或者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挤!

刘玉峰早就想要拿到那笔遗产,但是一直找不到怎样得到,终于他找到了希望,这个希望就是张老头,于是这个计划就这样形成了。

为了节约电费,负一楼的灯基本只亮了一半,这里的灯倒是全开着,照的附近一片敞亮,只是再远一点便逐渐昏暗,然后就是再也看不清的黑暗。

杨林轻轻地移动着,如同一只闯入宅院偷食的野猫。他没有去看老头,直接将钥匙拿起。可虽然他的动作很轻,金属铁片的转动在这不大的房间里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声音。杨林的右手停在半空,耳边的鼾声依旧,他盯着老头,确定了后者还在睡梦中后,转身离开了仓库。

老人谨慎的打开了大门,一股冰藏室的冷风直接冲到了身上、脸上,老人低着头,目光瞥向地面,故意不看刘安尸体的方向,然后推着车,缓缓走了进去。

稍一用力,杨林就感到了一股阻力,与刚才拉11号门的轻松相比,这道门却是沉重无比。

“杨林,求你...别拉上。”那声音又响起,不过缓和了许多。杨林转过身,对床上的人笑了笑,将窗帘全部拉开。

本文由10bet十博下载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停尸间8号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