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0bet十博下载 > 科技中心 > 唯物史观与当代空间问题

唯物史观与当代空间问题

2019-05-05 17:48

必然性在社会演变中是作为一定的、不会轻易改变的总趋势及其内在机理、法则而存在的,是纷繁复杂的各类现象、各种作用相互综合而形成和显示出来的一定之规和必至之势。作为社会合力的产物,它们只能积以时日才可形成、显现而被人们认识和掌握。因而必然性是杂多的空间性事物、现实性力量在相互作用中经时间之流的整合、过程之流的演变才成为必然的。黑格尔认为偶然性是多重可能性的分立与并存,有一种共时态空间关系。在各种可能因素的相互角力中,某些可能性因素会中断走向现实的过程而变异为育化另外一些事物的条件,“于是偶然性就是另一事物的可能性,也可以说是另一事物可能的条件”。偶然事物的生成取决于他物,具有不能自决的高度受动的“依他性”。“因此对于有必然性的事物我们说:‘它是’,于是我们便把它当成单纯的自身联系,在这种自身联系里,它受他物制约的依他性也因而摆脱掉了。”这种对自决的倚重,对横向并存、复杂互动关系所构成的高度依他性的克服,自然是一维一向的时间因素对三维多向的空间杂多因素的扬弃和整流。这一从过程性、事变历时性来解释必然性的思想,实则是对必然现象时间性归属的认证。

10bet十博下载,作者简介:

社会空间思维是同具体的社会形态、行为方式紧密联系的,“每个社会形态都建构客观的空间与时间概念,以符合物质与社会再生产的需要和目的,并且根据这些概念来组织物质实践”。而且,时间、空间随同社会行为方式的变迁处在自变与因变相统一的互动关系中。厘清和深化这一关系,将多方面展开当代空间思维与唯物史观相关性的分析。

  马克思对空间问题的思考是以19世纪逐渐形成的世界市场为背景的。英国工业革命打破了地域与民族的限制,开拓了世界市场。世界市场的形成又要求资本流动不断地努力克服障碍并“用时间消灭空间”。资本主义生命力的奥秘正在于用时间消灭空间,从而使得资本流通高速运转。

在时间优先于空间的传统社会里,人们对必然性不仅具有宿命式的崇奉并因此轻慢偶然性,同时还从时空关系方面给予论证。

  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信息已经突破了空间的限制并在时间上实现了同步。与之相应,原来由时间性支配的社会构型也被由空间性支配的当代社会构型所取代。在此背景下,我们必须重新发掘唯物史观的空间话语,并立足于唯物史观的立场、方法和观点来审视和研究当代空间问题。

以往唯物史观对社会生产的关注多在于生产什么,用什么劳动资料和科学技术手段生产,聚焦于用实体物质运作来说明生产机制,而对生产活动的“时、空”形式关注不足。当代空间实践引出的空间思维,十分重视物质生产内容的改变对其运动的“时、空”形式造成的改变和再生产,关注和研究的视野“由空间中事物的生产转向空间本身的生产”,进而反过来又把空间形式从纯粹被动因素变为同时具备主动性、生产性的因素,揭示和肯定对社会生活的保障、表征、形塑、规制的强大作用。诸如栖居空间、生态空间、经济空间、政治空间、文化空间的形塑和意义,都成为空间社会逻辑关注、释读和寻绎的论域。这使得唯物史观不仅要重视社会存在的物质内容,而且应关注其运动的时空形式,形成了社会物质运动内容与“时、空”形式相统一的“全息”研究。此外,还需特别关注的是,空间的信息化、虚拟化生产,带来了社会行为空间形式的非物理性呈现。

内容摘要: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信息已经突破了空间的限制并在时间上实现了同步。在此背景下,我们必须重新发掘唯物史观的空间话语,并立足于唯物史观的立场、方法和观点来审视和研究当代空间问题。唯物史观视域中的空间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以物质生产与再生产作为唯物史观的基石,将单个人的活动扩展为世界历史性活动,从而实现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扬弃和对历史辩证法的革命性转变。福柯围绕知识、空间和权力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空间通过权力对真理生产的支配,从而实现话语的生产、积累、流通,进而达到巩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目的。鲍德里亚和詹姆逊在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政治状况中寻找后现代文化崛起的原因,批判了资本主义社会空间对人类生存的压抑、对自由的失落和无望。

社会资源、生产力、各类实践等物质因素的信息化存在,构成另类空间的组织要素,即没有对物理空间实在占据的空间活动,如信息经济、虚拟经济、虚拟现实等非实际占据物理场所之因素、活动的在场和出场,完全改写了当代社会空间的意义。唯物史观中“物”的概念,决非仅指社会生活的物理性存在,还包括物质因素的非物理存在如信息化存在,包括非实体性的现实空间和虚拟空间的存在与意义,并且认定它们具有彼此交织与互换的机制。这些空间的符号化、数字化生产,重释了类似于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学说这样一些支持唯物史观的基础性理论,而当今生产力全球化的“泛在式”运行、生产要素配置和调节的网络化操作、生产关系跨领土空间的“脱域性”组合等崭新的空间机制,对传统理论形成挑战。

  马克思、恩格斯以物质生产与再生产作为唯物史观的基石,将单个人的活动扩展为世界历史性活动,从而实现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扬弃和对历史辩证法的革命性转变。他们从不否认物质生产总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下进行,认为人类历史归根到底是时空的演进史。

空间思维的创新性

关键词:社会空间;空间问题;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权力;实现;批判;话语;空间性;都市

唯物史观只有积极响应人类生存空间的这些新型实践和格局,接纳空间思维的新诠释,才能拓展论域,革新方法,在空间剧变中增强对全球化、城市化、网络化空间的现实解释力。

  随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土地、劳动力和社会分工进行了空间性阐释。他认为土地的资本化经营带动了工业、建筑、住宅、交通、劳动力的迁入,而资本和产业的集中则引发了城市化浪潮。这种土地关系的改变实现了空间结构的变迁。城乡的分离促使社会分工的改变,而社会分工的改变影响着人类生存的空间构型的变化。因此,马克思认为社会空间是人类通往自由和幸福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从必然到自由的关键。唯物史观需要以社会空间为基础展现人类的真实生存状态。

空间思维的建构性重释

  唯物史观视域中的空间问题

本文由10bet十博下载发布于科技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唯物史观与当代空间问题

关键词: